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教育

英夫妇被迫修教堂國际新闻茂名新闻网名升网

2019-03-04 19:27:06

英国一对夫妇正为一大笔维修费烦恼。六旬女主人多年前从父亲那里继承了一座农场,但后来农场附近一所教堂依据中世纪法规向他俩征收数额越滚越大的维修费。

为甩掉这个可无限膨胀的额外经济负担,夫妇俩打了18年官司。但如今,被迫交教堂修理费的阴云仍笼罩在他们头顶。

农场“有毒”

这对夫妇现居住于英国威尔士地区,女主人名为盖尔·沃尔班克,现年60岁,男主人名为安德鲁·沃尔班克。两人育有7个子女。

令盖尔和安德鲁头疼不已的是英格兰阿斯顿坎特洛地区自己名下的一座农场。上世纪90年代初以来,农场所在教区的“施洗礼者圣约翰”教堂根据16世纪执政的英王亨利八世时期法规,向他俩征收教堂祭坛维修费。如今,他俩“欠”下的维修费已达186989英镑(约合280483美元)。

盖尔的父亲1970年以4.15万英镑(6.225万美元)价格买下那座农场。农场产权文件明确指出,农场主人有维修教区内“施洗礼者圣约翰”教堂祭坛的义务。文件说,这一古老的规定“仍旧存在,仍可执行”。

但盖尔说,父亲买下农场前向时任教区牧师等人询问了关于维修费规定的情况,之后确信关于维修费的条款已落伍过时。

法规“发作”

“我从父亲那里继承了那个距教堂大约半英里(0.8公里)的农场,”盖尔说,“我和丈夫1973年9月在那所教堂里举行婚礼,但几年后,我们搬离阿斯顿坎特洛,住在威尔士的一个农场里。”

“父亲过世后,我们没卖掉或搬回那座农场,而是把它租出去。先是我的母亲和兄弟住在那里,然后是其他房客,”她说。

继承农场产权后,盖尔自以为农场产权文件有关教堂祭坛维修费的条款只不过是君子协定。然而,事情远非盖尔一家想象得那么简单。

1990年初一天,盖尔毫无征兆地收到“施洗礼者圣约翰”教堂看护员的一封信。信中先是寒暄道:“我们希望你身体健康,正在美丽的威尔士享受生活。”

话锋一转,信件说:“作为教会属地上农场的所有者,你知道有项费用……用于维修‘施洗礼者圣约翰’教堂祭坛。”信件说,一名建筑师建议,“施洗礼者圣约翰”教堂需要昂贵的大量维修工作,其中,3扇窗户需要修理,每扇需修理费2000英镑(3000美元)。信件结尾写道,“如果需要大量维修工作,我们将不得不向你寻求资助”。

随着时间推移,“施洗礼者圣约翰”教堂祭坛需要的维修费越来越高。

限期将至

为除去“心病”,沃尔班克夫妇过去18年间一直同教会组织打官司,合计支出约20万英镑(30万美元)法律费用。

夫妇俩把官司打到英国高等法院、上诉法院、甚至英国议会上院,无奈均以失败告终。议会上院2003年支持教会组织一方,2007年设下沃尔班克夫妇如今需支付的维修费额度。现在距支付期限仅两个月。

由于在金融市场的投资活动损失惨重,“施洗礼者圣约翰”教堂的财务陷入困境。

盖尔是一名兼职临时代理全科医生,税前年收入约3万英镑(4.5万美元)。丈夫安德鲁估计,威尔士和阿斯顿坎特洛的两座农场一年估计能使他俩赚3.3万英镑(4.95万美元)。

阿斯顿坎特洛的农场中有一块地是产生教堂祭坛维修费的核心因素。盖尔和安德鲁曾试图把那块地捐赠给“施洗礼者圣约翰”教堂,但遭拒绝。

盖尔和安德鲁说,他俩曾试图向教堂方面一次性结清维修费,但教堂方面“迄今拒绝开价”。

一次,有人出70万英镑(105万美元)试图低价买下盖尔和安德鲁在阿斯顿坎特洛的农场。此后,盖尔和安德鲁收到教会组织律师的一封信。信中说,教会方面清楚那一出价,知道他俩有能力支付维修费。

“这些都太恶劣了,”盖尔和安德鲁说。

《茂名》( 第五版)

优质隐形防护网批发
代写标书
塑料托盘厂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