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茉楠QE2的全球财富再分配效应

2019-04-08 16:48:39 来源: 桂林信息港

张茉楠:QE2的全球财富再分配效应

美联储议息会议决定继续实行量化宽松政策是意料之中的事,“美元本位制”早已经演化为“债务本位制”,一方面,美国利用美元战略性贬值削减债务,另一方面,美元用利用全球货币的主导性权利获得全球的剩余价值。

美联储向来把货币政策作为国家利益平衡和危机治理的有力工具。美国第二轮量化宽松(QE2)的本质是就是债务货币化,美联储用一个可以称得上“天量”的国债购买计划来支撑全球流动性战略,其背后是加速全球财富的转移和再分配。美国利用美元货币的“估值效应”,通过债务货币化或变相贬值增加国民财富。一方面,作为货币发行国,其可以通过增发货币以履行对外偿付义务或稀释对外债务负担,即通过储备货币贬值变相违约其外债偿付义务。仅2002~2006年间,美国对外债务消失额累计达3.58万亿美元。全球2009年外汇储备是全球GDP的13%,其中60%以上是美元资产,也就是5万多亿美元。2009年,国外持有美国的资产总额,不包括金融衍生产品,已达到2009年美国名义GDP的1.25倍,美元贬值将使这些财富大幅减值和缩水,这就是一场赤裸裸的财富掠夺。

从2战后经验看,“债务货币化”是比较灵验的方式。二战给美国留下了庞大的债务。1946年,美国的公债达到了GDP的108.6%;到近60年以后的2003年,美国的公债-GDP比率则降至36%。在两代人的时间内,美国削减了相当于GDP的70%以上的公债。其中,通胀对减债的贡献度为56%。在庞大的债务面前,美国必定要靠不断地放水让美元贬值,从而启动新一轮的债务削减计划,从贬值中取得收益。

而另一方面,伴随着国际货币体系的更替,美国早已完成了角色的转换。在布雷顿森林体系时期,美国在全球金融格局中扮演着银行资本家的角色:即通过向全球提供流动性来保持美国的贸易顺差,在实现比较优势的同时,取得相应的贸易和信贷利益。另外,美国通过在商品输出带动下的资本输出分享他国的贸易和投资收益,这是银行商业资本获取利润的主要方式。

根据美国经济研究局数据,美国目我实在是无力去挑选它们了前持有外国资产已高达10.4万亿美元,而外国持有的美国资产是17.4万亿美元。也就是说,这其中的10.4万亿美元可归因于和美国的资产置换,余下的7万亿美元可归因于外国通过贸易顺差挣来的美元财富。

为何会发生这种资产置换呢?事实上,美国通过对外大量进行长期投资获取巨大经济利益。与平均3.5%左右的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水平相比,海外投资形成了高利润回报。美国对外资产与负债的收益较大,而且各项风险值相差也很大,这表明美国对外投资主要集中在高收益的风险资产,而对外债务仍然主要集中于安全性好的低收益资产。

数据显示,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以后的30年间,美国持有的外国资产平均回报率为6.82%,而外国持有的美国资产回报率只有3.50%,二者相差3.32个百分点。以目前10.4万亿美元的资产大置换规模来算,美国每一年得到净收益3450亿美元。这个来自金融渠道的财富增加值,已远远超过了实体经济渠道的GDP增加你就必须给它以自由值。

全球的不平等莫过于,作为全球债务国的美国,债务不但没有对其形成制约,反而成为美国保持金融霸权的工具。当前,美元指数接近2008年8月以来的水平,这正意味着美国要通过美元贬值启动新一轮的债务削减计划。但是对全球前十大美元储备持有者的新兴经济体而言由于通过贸易盈余积累的美元不能投资于本国货币为主的金融市场和本币资产,因此,即便是美元和美债再不值钱,以美元为主的外汇储备还是要购买美元资产,这也是美元为何大肆贬值而没有任何束缚的根本原因。

但是失衡的状态不可能延续下去,预算赤字、贸易赤字、储蓄赤字已严重动摇了美元主导的全球信誉体系,而美联储的天量流动性正在加速这1进程。

胸部胀痛的病因
月经过多喝什么好
月经过多贫血吃什么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