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天魂尊 第665章 叶玄动怒

2020-02-15 21:39:04 来源: 桂林信息港

玄天魂尊 第665章 叶玄动怒

李如成连忙道:“荣阳大师,这玄光阁乃是一个新崛起的势力,其阁主等人都是外来人员,我也不知道林博长老为何会掺和到此事中,为这玄光阁出头。”

林博冷冷笑道:“李长老,我可没有为这玄光阁出头,只是玄光阁曾经治愈了我孙的旧疾,当初我孙儿身体受伤,数年来天都府诸多大师都束手无策,结果却被玄光阁的一枚丹药给救好,我相信如此势力,必然不会做出伤天害理之事,只怕有些人是别有用心,故意陷害,而且以势压人。”

说到这,林博对荣阳拱拱手道:“荣阳大师身为魂师塔副塔主,自然是德高望重,相信一定会秉公处理,以事实说话,绝不会被某些奸邪之辈利用。”

荣阳脸上闪过一丝异色,淡淡道:“那是自然,事关两大势力之间的矛盾,更是有人命闹出,老夫自然会公正判定,我辈炼魂师,讲究的就是为人正直,蒙蔽陷害之事,是断不会做的。”

叶玄等人则是在玄光阁内观望着这一切。

苏秀一在一旁道:“没想到魂师塔的荣阳大师居然过来了,有他在,我玄光阁的清白应该就能被证实了。”

东老他们在一旁,也是微微松了口气,魂师塔副塔主的名声实在是太高了,让他们不得不相信对方的信誉。

“这可未必。”

就在这时,叶玄突然冷冷道。

苏秀一他们都是一怔。

“你们忘了秀一阁时候的事情了?”叶玄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烨少你是说荣阳大师已经被买通了?不可能吧,以荣阳大师的身份,李家想要买通他,恐怕也不容易吧。”苏秀一不敢相信道。

“诸位看着就是了。”叶玄目光冷漠,冷冷的看着。

此刻玄光阁外,众人也是关注着这一切。

李如成对着祁立明道:“祁楼主,现在荣阳大师在了,你有什么冤屈,就和荣阳大师说吧。”

“是!”祁立明立刻鞠躬哈腰,而后对着甄离道:“甄离大师,将你的武魂释放出来给荣阳大师看看。”

“是。”甄离应了一声,当即释放出了自己的武魂。

一团剧烈波动的火焰出现在了众人面前,在风中摇曳着,显得十分的不稳定,同时一丝杂乱的魂力气息,也是呈现在了每一个人的脑海。

“这是……”

荣阳原本慵懒的目光迅速的闪过一丝厉芒,变得炯炯有神起来,一丝强悍的魂力,从他体内疯狂涌出,瞬间包裹住甄离的武魂,在上面细细分析起来。

周围所有人都紧张的观望着。

片刻后,荣阳收回了武魂之力,脸上露出了一丝沉思之色。

“荣阳大师,怎么样?”祁立明急忙问道。

荣阳皱着眉头道:“此人的武魂,正处于崩溃之中,据我观察,应该是突然遭受到了某种外力的重创,导致武魂结构不稳,发生崩溃,现在看来,情况已经到了极其严重的地步了。”

“什么?”

荣阳的这句话,让所有人都是目露骇然,纷纷看向玄光阁所在。

“对了,在下这里还有一份当时的记录。”

祁立明脸上露出一丝喜色,急忙拿出了之前记录的水晶球,水晶球上的影像,再度在众人面前清晰的呈现起来。

在见到东老的右手搭在甄离的身上,甄离的武魂便开始崩溃起来的时候,荣阳眸中顿时露出一丝厉色,怒道:“此人是谁?武魂的治疗,应该是观察之后,再用魂力小心的探测其稳定性,然后再进行治疗,此人直接上来就进行魂力输入,你的武魂不崩溃才怪。”

“什么?”

这一下论断,无疑将玄光阁推入了深渊,东老再也无法淡定,猛地来到玄光阁门口怒道:“阁下你难道看不出来么?老夫根本连魂力都没施展,如何破坏他的武魂?”

荣阳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森然道:“画面中的炼魂师原来就是你,哼,因为是水晶画面,所以普通人看不出来你有没有施展出魂力,但老夫身为魂师塔副会长,岂会看不出来,再者说了,那甄离的武魂之所以崩溃,分明是魂力注入的缘故,当时在场的只有你一个炼魂师,除了你还会有谁?”

荣阳的话,让东老只觉得头脑发晕,心中愤懑的无以释放,有没有释放出魂力,难道他这个当事人会不清楚?堂堂魂师塔副塔主竟然如此信口开河,这是东老怎么也想不到的。

林博脸色也是一沉,荣阳大师的判断,无疑是给这件事定了性,但内心还是抱有一丝渺茫的期望,沉声道:“大师,难道除了你说的外,没有别的可能了?”

“当然。”

荣阳脸上闪过一丝不快之色,似乎对林博怀疑他的判断十分恼怒,冷哼道:“老夫身为天都府魂师塔副塔主,七品炼魂师,难道连这点东西都看不出来么?林博长老,你这是在怀疑老夫的判断喽?”

“不敢。”林博脸色变幻了几下,看了眼孙儿林天,眼中露出了一丝无奈之色。

“哈哈哈,苏秀一,现在你们还有什么话说,魂师塔的荣阳大师已经明确说了,是你们的治疗不当才导致我们古丹楼甄离大师的武魂崩溃,你们非但没有弥补道歉,甚至还准备杀人灭口,这等罪恶行径,简直令人不齿,你们还不给我乖乖滚出来,接受天都府的制裁。”

祁立明疯狂的大笑起来,李如成嘴角也是悄然勾勒起了一丝冷笑。

“想不到玄光阁真的做出来了这等事,真是想不到啊。”

“玄光阁最近在天都府如此火爆,没想背地里竟然如此龌龊。”

所有聚集而来的顾客们全都议论起来,令苏秀一他们的脸色越来越沉,越来越难看。

玄光阁中的服务员等人更是脸色发白,手足无措。

祁立明脸上露出一丝得意之色,对着一旁的李如成恭敬道:“李如成长老,到这个时候玄光阁的几人还不愿意出来认罪,看来他们是准备顽抗到底了,还请李如成长老出手,将玄光阁的众人擒拿,还我天都府一个朗朗乾坤。”

“没问题。”

李如成冷冷一笑,跨步而出,对着站在玄光阁前的邱无双冷漠道:“鹰眼皇,你刚才没听到荣阳大师的话?难道真要助纣为虐?”

邱无双犹豫了一下,最终无奈的叹了口气。

“玄烨大师,苏阁主,抱歉了。”他拱拱手,只得退让了开来。

他可以不畏惧李如成,但是面对魂师塔荣阳大师,却最终还是无奈起来。

“哼,现在我倒要看看,还有谁敢拦老夫。”

李如成冷笑一声,开始就要对玄光阁的禁制发动进攻。

“不用动手了,我们自己出来。”

就在这时,叶玄突然开口说道。

“烨少。”

苏秀一他们都吃惊的看向叶玄。

叶玄目光冷漠,事到如今,继续龟缩在玄光阁内已经无济于事,只会让他们越来越被动,静静的看了这么久,如果继续沉默下去,只能让罪名被证实。

“哼,你们终于舍得出来了。”祁立明嗤笑了起来。

叶玄一行人缓缓走出玄光阁,他的目光,冷冷的看着人群中的荣阳,而后对林博等人一拱手道:“在下玄烨,先前多谢林长老还有鹰眼皇前辈的出手相助了,不过这件事你们说了这么久,现在能不能让我玄光阁说句话了?”

“你现在还想说什么?”李如成嗤笑一声,“荣阳大师都已经给你们定了性,莫非你们还想狡辩么?”

叶玄目光扫过在场所有人,包括围观的民众,朗声道:“诸位,我玄光阁开业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口碑都是有目共睹,诸位说说,我玄光阁什么时候做过陷害他人的事情?”

“哼,果然是狡辩,不管你玄光阁以前如何,今天之事,人人皆知,更何况还有魂师塔的荣阳大师作证,任你如何花言巧语,也休想狡辩。”

“这就是我要说的第二件事了。”叶玄突然一指荣阳,冷哼道:“此人根本不是什么炼魂大师,纯粹是一个骗子,是李家和古丹楼请来陷害我玄光阁的假货而已。”

“什么?”

这一劲爆消息比玄光阁害死人还要来的震撼,所有人都瞠目结舌,看着叶玄。

“不可能吧,荣阳大师乃是魂师塔副塔主,拥有七品炼魂师徽章,怎么可能是骗子。”

“就是,大师在天都府享有盛名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开什么玩笑。”

“这玄光阁不会是明知难逃天都府制裁,准备破罐子破摔了吧。”

李如成一愣之后,也是大笑起来,眼中尽是讥讽之色,道:“阁下为了狡辩,真是连什么话都敢说,竟然质疑荣阳大师的身份,哈哈哈,笑话,简直是天大的笑话。”

而荣阳亦是冷冷一笑,嗤笑道:“小子,你是谁?竟敢质疑老夫,你可知道对老夫不敬的后果?”

叶玄冷笑道:“揭露一个冒牌货,会有什么后果,今日我就要揭开你骗子的身份,让你的威严彻底扫地,到时候你成为神都通缉的罪犯,再来对我嚣张吧。”

...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