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尔街门诊部第二十二章医狼

2020-01-29 18:38:15 来源: 桂林信息港

华尔街门诊部 第二十二章 医狼

王子看着自己眼前的狼,这是只母狼,好吧,毫无疑问,另外一只肯定是公的了,王子和同伴暂且不知道这两只狼的来历,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这两只狼跟自己戴着的神农坠肯定是有关系的。

王子苦苦撑着自己的身子从地上站了起来,看着不远处奄奄一息还在哀嚎着的公狼,自己身上也是痛的要命,蛇把自己和华子都几乎要弄得骨折了,但是王子不能看着救自己的狼生命垂危而不顾啊。

王子看了一眼还在惊吓中的童琳,“还能走的动吗?”

“没问题!”童琳说道。

“好,把布袋子给我,我们去救狼!”王子看了一眼身边的华子,想看看华子有没有问题,没想到这小子突然扬起了手臂,“别管我了,我没事,去救狼!”说完,华子的手臂就垂倒在了地上,一丝气力都没有了。

王子艰难的移动到了狼的身边,每走几步王子的腿都会不自觉的抖上一抖,这是被蛇弄出了毛病来了,王子顾不上这些了,好不容易爬到了狼的身边,狼的肚子上有两个很深的压印,冒着血,周边已经开始发黑了。

“中毒了已经!”王子说道,童琳站在王子的身边看着。

“愣着干什么啊?”王子看着童琳,现在最有力气的就是童琳了,不然谁给狼看看具体的症状啊。

“我不敢啊,而且,我不懂狼!”童琳看着王子。

“别怕,狼是好的,你记住,动物在很大程度上都是相似的,该怎么治疗就怎么治疗,我来看看包里有什么药!”王子说完,就开始在包里找了起来。

童琳看着地上奄奄一息的狼,心里万分的担忧,但是这毕竟是狼,童琳的心里又有些害怕,突然,后面像是有一只手放在了洛童琳的背上,童琳吓了一跳,转过身去才发现是是母狼的爪子放在了洛童琳的背上,它眼神凄哀,看着童琳,仿佛就差说着救救另外一匹狼了。

童琳看着这样的深情心里万分的难受,壮着胆子,转过身去,手放在了狼的身上。狼已经没有任何反应了,受了太多的伤而且又中毒了,知道自己身边的人是好人,狼已经没有任何的忧虑了。

童琳小心翼翼的拨开牙印旁边的毛,一个不算太小的伤口往外面淌着黑色的血,童琳看着心疼,但是这会需要抗毒血清了。

“我们没有血清!”童琳看着王子。

王子手里握着刚刚找出来的一瓶草药,神情有些迷惘,看着华子的方向,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最近口轻溃疡吗?”王子突然看着童琳。

“怎么了?问这个干嘛?你正经一点行不行啊?我从来就没有过啊!”童琳说道,有些吃惊王子到底在想些什么啊。

“是这样的,我爷爷这里有一瓶草药,能够暂时的抑制蛇毒的扩散,我爷爷说了,在这几座山里的蛇,只要他遇见过的,都没事!”王子说道,给童琳看了看那个白色的瓶子。

“你确定你爷爷见过这条大蟒蛇?”童琳指了指王子的背后,蛇还躺在那里,十分的让人恐惧,不过经历的刚刚的那些事情之后,各自的承受能力也好了一点。

“应该见过吧,羊皮卷上的S应该就是这条蛇,或者这类蛇!”王子说道。

“那就是还会有?”童琳倒吸一口凉气。

“说不准!”两人有些担忧,不过救命要紧。

“吸出蛇毒,然后上药,敢不敢?”王子看着童琳,现在没有别的办法了。

童琳没有犹豫,顺着自己刚刚找到的伤口就开始吸着里面的毒素和毒血,这是从来都没有试过的,虽然奏效,但是在门诊部的时候有这专门的仪器可以操作这些东西,现在来到了这种地方,也只能入乡随俗了。

“啐!”童琳吐出了第一口血,黑漆漆的,让人看着就害怕!

王子也找到了下面一个伤口,慢慢的剥开皮毛,吸了起来,王子已经没什么力气了,但还是坚持撑在地上,慢慢的吸着蛇毒。

一口,

漆黑的血,

两口,

漆黑的血

三口,

有些变淡了,

……

七八口,

终于,有了一点点的红色,但是还是很明显的中毒的颜色。

“现在上药吧!”王子把瓶子递给了童琳,自己瘫倒在了地上,那死蛇距离王子的头部不到一米的距离,如果是一个旁人来看的话,足以吓得半死。

母狼慢慢的走到了王子的上面,头在王子的上面,狼看着王子,王子已经闭上眼睛了,狼目光凛冽,但是却做了一个谁都想不到的举动——狼开始舔舐着王子身上的伤痕,王子胳膊上和脸上流着血的地方,童琳看着这一幕有些惊呆了,继续给狼擦着药。

可能是药效比较的大,公狼发出一声声的疼痛的呻吟,母狼赶紧看着它,它也看了一眼母狼,然后母狼继续给王子舔舐着伤痕,王子没有睁开眼睛,他知道狼不会伤害自己的。

华子突然吃力的站了起来,“好冷啊!”华子直哆嗦。

“过来睡在一起,比较暖和!”童琳说道,现在已经是凌晨的五点多钟了,不出意外的话,睡一会之后就天亮了,这真是个恐怖的夜晚,不过好歹即将天明。

华子倒在了王子的旁边,被蛇勒过之后简直是要命啊。

药涂好了,公狼回头看了童琳一眼,然后支撑着站了起来。

“你干什么啊,你要休息的!”童琳冲着狼喊道。

公狼没有说别什么,一瘸一拐的走到了华子和王子的中间,躺下睡着了,出血点算是止住了。

这时候,母狼走到了童琳的面前,和童琳对视了一眼,童琳觉得这个狼是有很大的灵性的,狼在童琳的腿上趴着了。

原来是给自己取暖睡觉的。

深山密林里面,两头狼,三个人这么相拥着睡着了,身边有着一条差点杀了所有人和狼的蟒蛇已经没有了气息,甚至已经没了头,现在的密林中除了少数的昆虫的声音,剩下的只是不远处的那条小溪的流水声了。

沈河区中医院
文登市立医院怎么样
南宁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好
厦门治疗包皮过长医院
厦门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