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军事

人见人爱的弄臣

2018-10-28 12:26:03

纽约派对摄影师Patrick McMullan自恋王国众生相搭配资讯

Patrick McMullan 绝不会让人难堪,他总是把每位客人、每场派对的一面呈现在照片里。在狗仔队横行的年代,他依旧是的座上宾。人们甚至觉得,没有记录在他相机里的派对就等于不存在。

想成为一名杰出的纽约派对摄影师,务必要遵循以下原则:首先,不要把镜头对准一位穿着皮套裤的已婚大人物。还有,永远别去拍一位因为灌下四杯双份伏特加而不省人事或者不小心露点的女继承人。

这就是Patrick McMullan 的成功智慧。这位昔日混迹于Studio 54 的派对男孩在过去的30 年里一直扮演着纽约社交圈记录者的角色,他的镜头里有形形色色的人物,从上东区的社交名媛到夜夜流连于市中心时髦俱乐部的派对动物。

如今的世道,那些对抓拍名人满怀热情的业余摄影师早已被一批眼明手快、训练有素的狗仔队取代,他们靠一张Russel Crowe 怒挥拳头或者LindsayLohan 醉倒在车后座的照片就能赚到1万美元。

但是,McMullan 并没有向TMZ 和Gawker 这类明星八卦图片站屈服,他依旧像一个来自旧时代的人物,在他的时代,照片被登上报纸是一件令人骄傲而非害怕的事情。

人见人爱的弄臣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McMullan 是在效仿他的老朋友Andy Warhol。正如这位艺术家在纽约的各种圈子里都如鱼得水,McMullan 则是富人社交圈的御用摄影师,一个人见人爱的弄臣。“他与他们都很谈得来。”因拍摄杰奎林?肯尼迪而闻名的名人摄影师Ron Galella 这样形容McMullan,“他会亲吻他们,他就是他们中的一员。”

McMullan 并不落伍,他也拥有自己的图片站。近年来,该站在时尚人士中间相当受欢迎,因为它能满足众人的好奇心:“我错过的那场派对上发生了什么事?”比如,近的焦点是艺术团体The WoosterGroup 的一场派对,McMullan 在现场捕捉到了女演员Frances McDormand、实验表演艺术家Laurie Anderson 和芭蕾大师Mikhail Baryshnikov。

据McMullan 自己说,这个建立于2004 年的站如今的日点击率高达100万次,他雇请了22 名自由摄影师为自己工作,他们通常一周能跑50 场派对。而他的野心还不至于此,已经出版了6本摄影集的他正打算再出版一本新书。他很容易让人联想起另一位曾活跃于纽约社交圈的摄影师Jerome Zerbe,因记录下纽约人在20 世纪30、40 年代蜂拥至市中心热门俱乐部El Morocco 的盛况而闻名。虽然年代不同,但他俩都无疑是纽约自恋文化的获利者。

McMullan 的摄影事业始于1980 年代,那时,他一星期7 个晚上都往外跑,有时一晚上要赶两三场活动,既是为了拍照,同时也不忘四处结交朋友、铺设人脉。当然,现在他已不需要如此拼命奔波,他尽可以挑选自己想参加的活动,也许一周8 到10 场的样子。不过,尽管他手下有一支可供差遣的摄影团队,许多客人还是指名要他亲自给他们照相。

随机应变的编导

“要是Patrick 没有亲自来拍一场派对,那么这场派对就等于不存在。”纽约高级时装百货Bergdorf Goodman 的买手Linda Fargo 在上个月为瑞士设计师Akris 举办的一场派对上说,“人人都渴望属于自己的那15 秒成名机会,或者更多。 ”

McMullan 很清楚地知道自己该怎么做,“我可以成为一名更好的摄影师。但是我现在也要经营自己的生意,还有我自己—Patrick McMullan 以及这个名字所代表的一切。”他所指的生意不仅是他的图片站和摄影团队,事实上,他还投资开设了一间东区社交俱乐部。他从来不会走进一间屋子,他总是蹦进去的。他是个活泼喧闹的人,一旦看见了喜欢的东西—比如一件绸缎夹克上故意磨损的领子或者一顶抢眼的帽子—他就会伸手去摸,同时对它们的主人大加赞扬。有人说,他现在之所以这样生气勃勃,可能是因为早年的遭遇,他在20多岁时曾被诊断出睾丸癌,从那时起,他就学会了对生命报以感恩之情。

“噢,你看起来真是太迷人了!”他一边高唱赞歌,一边弯下膝盖,把尼康相机的镜头对准Daphne Guinness,这位脚蹬6 英寸厚底高跟鞋、身穿一袭Akris 2010 秋冬新款透视小黑裙现身Bergdorf Goodman 派对的时尚名媛。他不停逗弄她那头标志性的鼬鼠皮式双色头发上扎着的天蓝色蝴蝶结,并赞美裙子的妥帖裁剪,手指游走于裙边上。“真美!”他说着又退后几步为她拍全身照。当这一切发生的时候,周围的人都谨慎地与他俩保持距离,不敢打扰。

接着,他又注意到两个正背对着他的高个女人。“你们俩应该认识一下。”他一边说,一边拽着其中一位的胳膊,让她靠向另一位。两位小姐被推搡时显然都惊呆了,眼睛瞪得像日本达摩一般大。“靠近点,再近点!”他大声指挥道,双手挥动得像鸭子翅膀。“你们太迷人了,太美了!”他说着按下了快门。

在McMullan 的眼里,每场派对都是一出戏,而他渴望成为每一出戏的编导。他把两个互不认识的女宾客拉到一起拍照,是因为他注意到两人恰好穿着类似的黑色细高跟鞋。正如他的作家好友Debbie Bancroft 所言:“镜头就像是他的接口,他总能够让人们自我感觉良好。”

彬彬有礼的客亾

McMullan 深知自己拥有的这种天赋有多么重要,他能够在纽约社交圈红30年,全靠人情练达。“你是宁可被一个技术精湛但是态度不善的摄影师拍,还是更加欢迎一个既能与大家愉快相处,又会拍许多照片的好客人呢?”他说。当然,更加难能可贵的是信任感—他能呈现出拍摄对象的一面,大家都对此深信不疑。

如果某位客人不喜欢自己的某张照片,McMullan 愿意为此把照片从站上撤下,但作为一项服务,这是要收取一定费用的。而且在拍照前,他也会先征得对方的允许。“他绝不会在你正咬着一块开胃饼或拿着一杯双份伏特加的时候来拍你。”Fargo 女士说。没错,他的工作是建立在扮演一名彬彬有礼的宾客的基础之上的。要是某天他改变了作风,“恐怕一切都将改变。”Fargo 认为。

偶尔,McMullan 也会放纵一下,让自己变回从前那个疯狂的派对男孩。毕竟对于今时今日的他来说,参加派对的意义已经大不一样了。前不久,他在切尔西区组织并参加了一次无声拍卖会和派对,晚上10 点过后客人大都散去,他却不想回家。于是他继续在那儿疯闹,把侍应生们一个个从吧台后面叫出来,让他们摆姿势给他拍照。接着他又与几个朋友一起吃晚饭,而后和门卫结伴去另一家夜店玩,在那儿拍照直到3 点。黎明时分,他才昏然入睡。

这个54 岁的男人说,他从未想象自己会过上这样的生活。1960 年代,他出生在纽约亨廷顿街区的一个工人阶级家庭,他的母亲至今仍居住在那儿。1980 年,他在纽约大学获得商科学位,但他热爱的一直都是摄影。他没有组织家庭,但有个20 多岁的儿子LiamMcMullan,一个小有名气的纽约派对青年,经常登上小报和八卦博客。

恪守原则的摄影师

八面玲珑的McMullan 很会赚钱,财源甚广。首先,他与他的摄影团队生意兴隆,而且要价不菲,据他自己说,他手下的人每小时的平均收费是50 美元。他还拥有一批媒体客户,包括《纽约杂志》和《纽约时报》,他们都会付钱购买和刊登他的图片。而且,派对上的客人也可以个别向他买照片。

虽然他一直拒绝透露自己收入的具体数目,但业内专家估计,一名的派对摄影师一年可以赚到15 万美元甚至更多。若要他亲自出马,每小时的价码至少是650 美元。不过他称自己很少主动开价。“我已经不再为了钱而拍照。”他说。

McMullan 坚持自己的工作方式,身处这样一个充满冷嘲热讽的残酷年代,他却不打算改变作风。他说,如果自己能拍到一个满脸惊恐、裙底走光的Lindsay Lohan,当然能赚更多的钱。可是这样做将会令他失掉更重要的东西:自由出入各类场合的身份和权利。2007年,报业女继承人Patty Hearst 的女儿Gillian Hearst Simonds 结婚时曾请MucMullan 担任婚礼摄影师,她说之所以请他,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她知道他不会把照片买给小报。

事实上,他时时面临着一个无比巨大的诱惑。他手里握有大把媒体和公众垂涎无比,而客户却绝不愿被公诸于众的照片。如果把他拍过的惊人出格的照片汇编成册,难道不会是一件很好玩的事情吗?“我会把它们叫做‘真正的Pat McMullan’,那肯定很值得一看。”他说。

金域天下
状元府
珠江颐德公馆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