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马来成婚我亲爱的安先生

2019-06-25 10:28:42 来源: 桂林信息港

若书看着清宁宫的门匾,这恐怕便是她一次来这里了吧。$杂卐志卐虫$这三个字原本是那样的单纯宁和,但这座宫殿却充满着鄙陋与不堪。“你在这里等着,我跟皇后娘娘说几句话就出来。”若书收回神对吉娜烈说。“是。”吉娜烈退下。清宁宫的看守的宫人看到若书来,忙行礼:“宸妃娘娘吉祥!”若书登上台阶,哲哲大概听见了声响,从屋里走出来,笑着拉若书的手:“怎么过来了呢,小阿哥呢,怎么没有抱过来。”哲哲左看右看,不见娜拉妲抱着小阿哥,便出声询问了。若书冷冷的笑了,“皇后娘娘看起来很喜欢我的八阿哥。”哲哲看她的状态便知道她不对劲儿,两人站在门口人多眼杂,哲哲拉着若书,陪着笑:“外面风大,咱们姑侄俩进屋说。”内殿的丫头刚上完茶哲哲便吩咐她们下去。她请若书去炕上坐,若书刚坐下便咳嗽了两声,并拿手帕不好意思的捂住嘴。哲哲端来了茶,忧心的问道:“怎么成这样了?”若书垂眸,唇角嵌着一丝讽刺的笑,抬头她不温不火的对哲哲说:“前些日子都咳出血来了,我怕是活不了多久了。”话落,若书看着哲哲,想要试探出她的反应,一切就如她所想的那样,哲哲情绪平静好像已经知道了她的情况。哲哲也试探她:“那八阿哥你准备如何安置?”若书眼眶通红,“我死不要紧,可我放心不下的就是这孩子。”下一刻,哲哲握住了她的手,温柔笑道:“你放心,大汗那么疼你,他知道了一定会让太医全力医治你。至于八阿哥…..姑姑是中宫皇后,一定会护着他。”若书握着哲哲的手,“姑姑,谢谢你。”……若书从清宁宫出来,擦掉脸上的眼泪,召唤来吉娜烈:“我们回去吧。”“格格对皇后娘娘说了什么,怎么哭了?”吉娜烈不懂的问。若书笑了:“我猜的果然没错,在我的药里下砒霜的人就是皇后娘娘。”“什么!”吉娜烈大惊失色:“格格你说什么,你中毒了?怎么可能,如果你知道药里有毒,为什么还要喝,为什么不告诉我跟娜拉妲?”若书看着她激动的样子,表情却是出奇的平静,“好了,吉娜烈,你知道今日我为什么带你出来而不是娜拉妲吗?”吉娜烈摇头:“不知。”若书:“你向来活泼好动,跟性格稳重的娜拉妲正好相反。今日这事儿要是让娜拉妲知道了,她一定会小心着皇后,并且与皇后为敌,她稳重,但心思也重。你不一样,你心思单纯,眼下的局势,我布木布泰和皇后,同体连枝,绝不能出现内讧让其他人看笑话。所以吉娜烈,今日这事只有你我知道,万不能让娜拉妲知情。”“格格。”吉娜烈握着若书的手哭了起来:“那你是不是活不久了,小阿哥还需要额娘呢!”“放心,我一时半会不会出事。”若书把吉娜烈脸上的眼泪擦干,提醒她:“我们就快回宫了,把眼泪擦干净,不要让他们看出来。”“恩。”吉娜烈点头。若书吐血原以为是思念卿卿的缘故,但从未想过近几日越发频繁了起来,她觉得事有蹊跷,私下派人去查,没想到竟然是药里出了问题。这后宫之中,巴特玛?操隐居深宫,守着女儿不争不抢,布木布泰与她一条心,娜木钟自从有了女儿之后也深入简出,唯独哲哲在暗中观望,预备伺机而动。刚刚她去试探哲哲,却没想她竟然供认不讳。若书想过海兰珠的死因,包括电视剧里面演的,她想过是布木布泰,尤其是当她看到布木布泰竟是杨璇的转世时,更加确认凶手会是她了。可到这里以后才发现,布木布泰是如此的依赖她。再者便是娜木钟,影视剧中娜木钟的形象一直不是善类,若不是布木布泰就是她了。她无论如何都没有办法把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安放到温婉贤淑的哲哲身上。真是没有想到啊!若书突然觉得心痛的厉害,不知是不是占用着海兰珠的身子,当她知道真相之后的心痛还是怎样,若书的眼圈泛红,一时间竟哭的不能自已。“格格。”吉娜烈叫她。“我没事。”若书强撑着笑,她刚才还劝吉娜烈不要哭来着,没想到她自己竟也是这样。进关雎宫之前,若书已经把眼泪擦干,娜拉妲看见若书跑过来说:“格格,皇上来了。”若书点头:“知道了。”撩开帘子,若书抬头便看到皇太极抱着八阿哥在殿里来回走。这标准的抱娃姿势让若书忍不住调侃:“奶爸。”皇太极转过身疑惑的看着她:“奶爸,什么意思?”若书走过去,伸手逗了逗孩子,跟皇太极解释:“奶爸就是会带孩子的阿玛。”皇太极笑了:“那我是奶爸。”若书点头:“恩。”“想好要给孩子起什么名儿了吗?”历史上说这孩子没有名字便夭折了,若书觉得身为母亲她辛苦生下孩子,如果孩子没有名就离世,未免太委屈了。所以她要皇太极给他们的孩子赐一个名字。她要这孩子记住他永远是爸爸和妈妈的。“我早就想好了。”皇太极说,“爱新觉罗?卿宸”若书逗孩子的手突然停下,抬眸看着皇太极。湿了眼。皇太极解释给她听:“卿卿佳人是你,宸是天子,朕要我们的孩子继承我的皇位,做将来的天子。”爱其母,溺爱其子。离别的日子将近,若书却越发的舍不得离开他,若书没有推诿不让这孩子做皇帝,反倒提醒皇太极:“皇上要记得今日说的话,守护好我们的孩子。”皇太极是何等的精明,他听完后蹙了眉,“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你不守在八阿哥的身边,你要去哪儿?”若书喊来吉娜烈让她把孩子抱走,然后笑着对皇太极说:“皇上您别紧张,我是说将来这孩子还要您费心教导,至于我,自然尽的努力伺候你们爷俩。”“错了,是我们爷俩保护你。”皇太极将她拥入怀中,下巴蹭着若书的头顶,声音中透着无力,“兰儿,别说你要离开我的话,那样我会很害怕。”躲在皇太极怀里的若书落泪:“好。”两人就这样抱着待了一会儿,若书推开他:“皇上今日没有政务要忙吗?”“你在撵朕走?”皇太极揶揄她。“是啊,皇上现在不一样了,你是我们卿宸的阿玛一定要树立一个励精图治的好形象,让我们的卿宸学习。”皇太极揉揉她的发:“果然,一有了孩子朕在你心目中的地位就下降了,好,我这就去励精图治,给儿子树立一个好形象去!”若书笑着起身:“恭送圣上!”等皇太极一出门,一口血便从若书口中吐出。若书整个身子摇摇欲坠,还好及时抓住了身旁的桌子才没有倒下去。若书坐在椅子上缓了一会儿才将嘴‘’、角的血擦干净,而她本以为皇太极已经离开了却没有想到,他竟然一直站在门外,隔着一张帘子,里面的动静他听得一清二楚。娜拉妲端水过来,看见皇太极脸色惨白,刚要心里却被皇太极制止,他垂下眼眸,掩去眸中的泪,一个人离开了。娜拉妲进来的时看到地上的血,一时之间吓傻了眼,手里的水盆砰地一声摔在地上,若书已经趴在桌上不省人事,娜拉妲跑过去喊:“格格……吉娜烈,你快来,格格昏倒了!”吉娜烈听见声音立马丢下手中的活儿跑进来,跟娜拉妲一起喊若书,吉娜烈急了,“不行,我去叫太医!”若书醒来时,看到一脸凝重的太医,就知道自己时日无多。便没有在计较什么,起身对太医还有屋子里的娜拉妲和吉娜烈说:“今日的事情谁都不许外传,尤其是不能让皇上知道,听清楚了吗?”“是!”吉娜烈去送太医,娜拉妲走过来扶着若书下床,红着眼睛告诉她:“格格其实刚才您晕倒之前,皇上一直都在门外他已经知道了。”话落,若书沉沉的闭上眼睛,是啊,她真是笨,瞒谁都不应该瞒皇太极,这里的一切都是他的,包括她都是他的,他怎会不知。上书房,皇太极将胡太医一人留在殿内,看着他问道,“宸妃娘娘的病情到底怎么样了?”胡太医拱手道:“回皇上的话,宸妃娘娘产子时就曾大出血,又忧思甚多,怕是难以痊愈!”“难以痊愈……”皇太极抬起头仰望上书房屋顶,闭上眼睛,两行眼泪顺势话落,顿了顿他睁开眼睛,缓了缓情绪,墨眸如冰,识破欺骗,冷声开口:“宸妃娘娘吐血了,明明是有人下毒,你却说她是忧思过虑,胡太医,你好大的胆子竟连朕都敢骗!”胡太医扑通一声跪下:“臣斗胆,臣三代为医,不曾骗过圣上。臣替娘娘把过脉,却是没有发现娘娘体内有中毒的迹象!”“还敢骗!”皇太极噌的一声站起来:“来人啊,胡太医欺君罔上,把他拉出去斩了!”“皇上饶命啊皇上!”御前带刀侍卫进来将胡太医拖走,任凭他如何的求饶都已经无济于事。尊善匆匆回到清宁宫,在哲哲耳畔耳语,将这件事情告诉了哲哲,哲哲幽幽一笑:“无妨,就按照我之前说的,多赐胡太医家里人一些银两,让他们回老家去吧。还有放话给朝堂,就说皇上为了宸妃娘娘下令斩了劳苦功高的胡太医,务必让海兰珠将这红颜祸水的名头坐实了!”“是。”尊善下去安排。哲哲嘴角嵌着笑,慢悠悠的走下来,坐在桌前,自言自语道:“海兰珠,本宫忍辱负重,终于等到这一天了,当年本宫说过,本宫所受的苦一定都要你尝遍。你,不过是我的代孕而已,八阿哥他只有一个额娘,那就是本宫!”皇太极为了若书而斩杀胡太医的事情瞬间就在宫里传了个遍,若书深感事态紧张,便差人将布木布泰叫了来。“阿布,计划恐怕要提前了。”她对布木布泰说。“姐姐,你将这孩子给了我那你呢,如果大汗问起,你又要怎么说,毕竟皇子夭折是天下大事,依着皇上的性子他不会相信自己的孩子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了。”布木布泰提出顾虑。“可我现在已经没有办法了,朝堂之上,人人认定了我是红颜祸水,迟早有一天都会祸及我儿。而我的身子已经坚持不了多少时候,万一到时八阿哥被皇后接了去才是他的不幸。所以我必须替他想好后路。”“皇上那边我自有说法,阿布你帮帮姐姐。”布木布泰落泪:“好,你说叫我做什么我便做什么。”若书:“皇室宗亲当中可有你信任的人?”布木布泰想了想:“有一人,多尔衮。”“多尔衮?”布木布泰:“姐姐有所不知,妹妹比姐姐早嫁给大汗几年,这些年里,我看到多尔衮对皇太极忠心耿耿,而且私下里是个孩子的脾性,若问宗亲里能信任的人是谁,恐怕只有他了。”事已至此,若书只能冒险一试,“好,你去联络多尔衮看他愿不愿意帮这个忙。”若书自从那天起就焦急的等待着,终于在数日之后,某天晚上布木布泰将乔装打扮的多尔衮带进关雎宫。若书看大楚心之的转世,难掩心安,对他客气至极:“十四爷可愿帮臣妾这忙?”多尔衮看了布木布泰一眼,对若书说道:“娘娘臣弟有一事不明,娘娘正得圣眷,为何要制造小皇子假死的局?”“十四爷有所不知,臣妾已经身中剧毒,怕没有多少时候了,留着一丝血脉在世,只怕他因为我这个额娘而受委屈,不得已才出此下策,还望十四爷能够理解。”布木布泰听到若书承认自己中毒,大惊:“姐姐,你到底怎了,你给我说实话。”若书拦住她:“阿布,现在还不是说这个的时候,现在我只有一个心愿那便是保住八阿哥的性命。”她抬头看向多尔衮:“十四爷,可愿意帮助本宫?”正如布木布泰所言,多尔衮也表现的仗义,他告诉若书:“既然是皇兄的子嗣,那我这个做弟弟的理当义不容辞。”“好。”若书差人将小阿哥抱过来,交给多尔衮,三人商议,待小皇子顺利出宫后,若书便向皇太极报丧,理由是孩子体弱夭折,而多尔衮将这孩子带出后,先抱回自己府上细心养护,等到布木布泰产子时,再将其换回来。商议好之后三人便开始行动。布木布泰找来食盒,将孩子放进去交给多尔衮乔庄的太监带出宫,完了之后她自己去勤政殿托住皇太极。而一整个夜里,若书坐在床上彻夜难眠,这种忐忑不安的情绪一直持续到第二天天亮。“……儿啊!”关雎宫里传出一道撕心裂肺的哭喊声。皇太极在勤政殿里跟布木布泰商讨了一夜如何攻明,天亮才结束,刚想着去看若书,小路子便红着眼睛急急忙忙的跑进来。皇太极皱眉,“你怎么了?”小路子噗通一声跪在皇太极面前,那一瞬,皇太极感觉出了大事,果然就听见小路子哭着说:“皇上,八阿哥夭折了!”“什么!”皇太极大步走下台阶,将小路子像拔草一样从地上拽起来,昨夜一夜没睡,如今瞪着眼睛,眼里猩红的血丝甚是吓人:“你说什么八阿哥明明好好的,怎么会夭折了呢!”小路子泣不成声:“今晨,关雎宫宸妃娘娘去看八阿哥时,发现八阿哥浑身冰冷已经断了气,在关雎宫里放声大哭,关雎宫娜拉妲将此事通知给奴才,奴才这才敢禀告皇上。”“兰儿!”皇太极想起此刻在关雎宫里独自一人面对的若书,心中不由一紧,甩开小路子跑了出去。这一路他想过千万种可能,却始终抵不过现实,若书一个人坐在殿里,哭的表情麻木,看到皇太极才有所情绪,却又是嚎啕大哭:“皇上,对不起,我们的孩子没了!”皇太极跑过来跑着若书安慰:“没事的,我在,我在。”若书哭:“他们已经封了棺,不让我看孩子,我的孩子,我的八阿哥。”“怎么回事,怎么会不让你看?”皇太极质疑,大声将门外的嬷嬷喊进来,“谁让你们给八阿哥封棺的?”嬷嬷颤颤巍巍的说:“启禀皇上这是规矩,已经去世的阿哥是不能与亲娘相见,否则小阿哥的魂魄会缠上娘娘,小阿哥也无法投胎。”“胡说,朕怎么没有听说过这样的事情!”若书抓住皇太极的衣服哭的不能自已,她拦住皇太极:“我不要我的孩子无法投胎,是我对不起他,皇上你让他安心的走吧!不看了,不看了……”若书随即吐出一口血来,用自己这病弱的身子托住了疑虑重重的皇太极。使他不能当即追究八阿哥这件事情。若书的身子每况愈下,有时醒来有时昏睡,早已不知今夕何夕。关雎宫也以为八阿哥的去世而门可罗雀,人人将这关雎宫视为不祥之地,不敢踏进半分。有时候若书迷糊听见娜拉妲说,皇太极又选新妃入宫了,若书笑笑,这样也好,此生他注定是九五之尊的皇帝,身不由己,她走后多些人陪他也是好的。期间好像哲哲也来过,不过若书能感觉到她身上的气息是冷的,她坐在她身边,死死的握着她的手,仿佛要把它捏碎一般。她冷声质问她:“海兰珠孩子呢,你到底把孩子仓到哪里去了,我真没有想到你的心竟如此歹毒,竟然对亲生的孩子下手!科尔沁真是应该以你为荣啊!”若书口不能言,心中冷笑:若是将孩子交予你才是不幸,我不会让我的孩子做你权利野心的傀儡,哲哲,这辈子你的福气就到顶了,别再奢望其他了!哲哲突然叹了口气,摸着她的脸,声音难得的温柔:“其实你也不能怨我,你知道将你弄到今天这个地步的人是谁吗,就是你的皇太极,若不是他给了你至高无上的权利和绝无仅有的宠爱,你怎么会遭到他人的嫉妒。朝野上下都将你视为红颜祸水,也不是没有道理的。”“我承认是我在你的药里加了砒霜,每天一点点,一天一天的加重,但我这也是不让皇上为难,你难道要让他为了你丢下整个江山?”“我原想着你安心去了之后,我帮你照顾八阿哥,但是没想到你竟自作主张,将八阿哥藏了起来,好啊,你藏,别忘了还有一个布木布泰。若此次她生了男孩,那我也一样是尊贵的母后皇太后。哼!”说罢,哲哲扔开她的手离去。若书躺在床上半月,只为保存力气见布木布泰一面,这日,布木布泰终于来了,叫她伪装的肚子已经显怀,她走到若书面前握着她的手喊她:“姐姐,对不起我来晚了。”若书强撑着起身,“阿布,八哥现在怎么样了?”布木布泰看着若书的脸,神情难过,怕是此刻的她已经不能再看了吧。布木布泰强咬着下嘴唇不让自己哭出来,“姐姐,你放心,八哥如今一切都好。我那边也已经安排好了,待九阿哥出生那天绝不让人怀疑。”若书点点头:“那就好。布木布泰,你要好好照顾自己,还有就是多尔衮知道了我们的事,将来你势必要拉拢他,朝中宫内忍心皆险恶,或许他手中的兵力可以助你和孩子,让她为你和孩子心甘情愿的守住这个秘密。这枚棋子你要好好利用!”布木布泰:“好。”后来布木布泰问她:“姐姐你想见大汗吗?”若书摇头:“不见了,前些日子哲哲过来她已经猜到了我把孩子调换,她都已经知道了皇太极如何不知。我们之间的缘分尽了,现在想来,这便是我们的结局。我不要他见我,也不要他恨我!”只是若书没有想过皇太极竟是这样的恨她,她竟不知道他又一次御驾亲征,后来还是布木布泰告诉她的,这也是皇太极一次御驾亲征了吧。若书此时病情愈发严重而此时正是崇德六年,若书提着一口气等待着他回来,可终究没有等到他。临终前只有布木布泰亦然陪伴在她身边,布木布泰哭道:“你终究还是被他连累,我恨他!我恨他!”带着对皇太极的恨,布木布泰在她床前发誓:“我科尔沁博尔济吉特氏祈愿,若有来世,我比不让皇太极好过,若她还与我姐姐在一起,我便要想尽办法拆散他们,若违背天打雷劈!”若书含着一口气,说不出话来只能干着急,明白了,她终于明白了这便是她和杨璇之间的恶缘,原来这一切的源头都是因为她。若书紧握着布木布泰的手,绝望流泪,不多久便闭上了眼睛。医院,若书睁开了眼睛,看着熟悉的一切,她更像是做了一个梦,这个梦好长好痛。眼泪顺着眼角舒展滑落,一切也显得那样真实,海兰珠,皇太极和布木布泰。还有她至死都没有见到皇太极的一面。若书挣扎着起身,用了一些时间将身上缠着的纱布全都摘了下来,然后凭着本能找到杨璇的病房。看到她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唯有呼吸机滴滴答答的响证明她还活着。若书走过去,看到她眼圈竟不由自主的红了起来,她将手慢慢的伸出去,摸着她的脸,“何必呢,傻妹妹。”不知不觉间,杨璇流泪。呼吸机停止,整个房间报警器响起,若书转身,这前世今生的劫她都经历了,也都结束了。当皇太极从前线赶回来的时候整个关雎宫都换上了白布,关雎宫宫人大声喊:“宸妃娘娘役了!”皇太极的心脏传来震碎般的疼痛,进到内殿,他一眼便看到海兰珠穿着一身的红色喜服安安静静的躺在床上。皇太极像是被抽走了力气一般,只剩下意念支撑着她走到若书身边,噗通她床前嚎啕大哭:“对不起,我来晚了。”医院里,简安之听见报警声,就往若书的病房跑去,在门口他看见若书好端端的坐在床上,微笑着看着她。若书站起来,慢慢走到他面前,简安之眼眶发酸,一把把她拽到怀里抱紧,这份失而复得给他带来的温暖,使他再也不敢放手,他哭了,摸着她的头道歉:“对不起,我来晚了!”痊愈出院前,简安之让大夫给她做了个全身检查,老天保佑,她只是伤到了皮肤,上了药过一段时间就会好,而腹中的孩子竟然也能安然无恙。孩子在四个月的时候,若书和简安之带着女儿卿卿踏上飞往法国的飞机,万米高空之上,若书闭上眼睛,想起煤气爆炸之前,她本以为逃不掉,却不想火苗蔓延过来的时候,杨璇竟然抱住她,帮她挡下了一切。若书在昏迷之前迷迷糊糊听见她喊自己:“姐姐!”崇德八年八月二十六,福临继位,外人没有办法知道这场看似庄严的继承大统之后,竟是肮脏的交易。若书当初留给布木布泰计策却不想,权力在手,多尔衮总是要变的,当时布木布泰想借用多尔衮手中的权利拥护福临上位。而多尔衮也利用自己手中的权利要挟布木布泰,拥福临继位可以,但是布木布泰必须给他比福临还要大的权利,不然福临的身世便会被公告天下。他威胁多尔衮,到时你也不过是生不出儿子,把自己姐姐的孩子抱过来抚养,若是福临知道此事也会恨你,好好想想吧。你的权利,你的野心,还有福临的未来。“你!”布木布泰怒不可言。离开永福宫,多尔衮突然转向关雎宫,那时已经生生灭灭,恍如隔世。可多尔衮依旧记得,当年皇太极跪在海兰珠病床前,他把他叫来,对他说:“我去后,你务必辅佐布木布泰的儿子登基,这是朕的一道圣旨,你切记住。”那个时候多尔衮惊愕,以为他什么都知道了,却没想过,在海兰珠去世的第三年,他也跟着去了。多尔衮至始至终都没有想明白,那个时候皇太极怎么知道布木布泰一定会诞下皇子,娜木钟也给他生了以为皇子,为什么不在他在位之时让这两位皇子比较较量,偏偏那时就有未卜先知的能力?这一切都太诡异了!多尔衮看着这空旷无人的宫,不禁大喊一声“啊!”这声发泄是发泄老天对他的不公,他隐忍了这么多年,没想到还是被皇太极给算计了。当年他的母妃被迫生殉,他费了好多年的时间才打得知当初的一切都是皇太极在暗中布置的。于是乎他恨,一直蛰伏在他身边骗取他的信任以求给母妃报仇。但是现在呢,皇太极把一切都算计好了,他心爱的女人去了,他也跟着去了,叫他找谁报仇去?皇太极临死之前,叫他以父汗的名义发誓一定会拥护福临登基,若有违背,天打雷劈。康熙二十六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布木布泰去世,去世前曾给孙儿玄烨留下懿旨拒绝跟皇太极合葬,要守在自己的儿子身旁。去法国之前若书特意去了趟昭西陵,看望了埋葬在这里的孝庄太后陵寝,而她的不远处正是顺治陵墓,若书不能言,她这一生都在紧守与她的承诺。若书抬头望天:孝庄、杨璇、妹妹,谢谢你!二零一九年三月末,若书在法国生下了她和简安之的儿子,儿子出生的那一天,若书问他:“想好孩子的名儿了吗?”简安之抱着孩子微微一笑:“早就想好了,简卿宸。”若书内心震撼,抬头看向简安之,没想到那人眼圈却红了,回答她:“这一世,我决不允许你跟孩子离开,我们儿女双全,没有遗憾。”——全文完

福建癫痫医院
江西哪家专科医院治疗癫痫
徐州治疗牛皮癣医院哪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