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后媽欠30萬賭債用藥把我迷暈用我的處

2019-05-03 11:03:15 来源: 桂林信息港

女兒,你不救我就死定了。這句話,旁人聽來很有歧義。但我卻清楚明白,陳老太又遇上麻煩事情。她不是嚇唬我,而是說她自己死定。吃喝嫖賭毒并非男人的專利,我這個后媽比起我爸更是有過之而無不及。說,這次又欠多少?三十萬!什么?我的眼珠,差點沒掉出來。  十歲那年,我媽決然離開我爸。濫賭成性,就算剁掉手指也沒法戒除。我爸同意離婚,條件是把我留下。按照他的說法:這個女兒旺我。陳家向來重男輕女的觀念,由于我的出現完全打破。我媽抱著我哭得死去活來,她很歉意的說:女兒,別怪我。我拍拍她的肩膀,表示了解。  兩年以后,我爸娶了陳老太回家。在同樣的時間、一樣的地方,我爸說了與我媽同樣的話語:女兒,別怪我。我能怪誰,作為十二歲的小女孩只需負責吃喝拉撒還有睡。況且陳老太我的后媽對我真不錯,只是我死都不管她叫媽媽。她很愁悶,主要是她生不出自己的子女啊。

十四岁那年,我爸喝酒中风。从此卧床不起,他求陈老太不要离开。当然,家里的全部资产由陈老太自由支配这是多大的诱惑,尤其对一个四十岁的老女人来说。于是,陈老太变本加厉的赌钱。每个月,陈老太有两万零用钱。(星斗美文)外加铺面、出租屋的收费,构成了陈老太赌博的全部资本。  三十万,陈老太不可能从我爸手里拿走这笔钱。也不会有人借钱给她,她唯有求助于我。陈老太,我存来存去只有两万七。都给你也不够,你还是自己想办法吧。陈萍,你还记得那个王老板吗?那个王老板说是我爸的结拜兄弟,但他总是怪怪的望着我。我爸说:你啊,小题大做。  那个暴发户?满身铜臭。我要的就是他的钱,你要帮我。不!你等着被人剁手剁脚吧!说是这么说,我还是找老爸救急。我爸看在陈老太这些年的照顾份上,签下二十万的支票。当我屁颠屁颠跑到楼下,陈老太在冲咖啡。她笑着问:来一杯吗?喝完后,我天旋地转。  王老板,出来吧!从门外,窜出那个我极其讨厌的土豪男。小处女,疼着点。  我很想告知陈老太,根本不需要这么做。可,加了迷药的咖啡让我意识越来越模糊....。。

河北年内县县建成数字影院
飞机火箭助力河北省大部地区出现雷雨天气
河北省鼓励发放低收入家庭联保住房按揭贷款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