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洪墙留了几十米缺口未造居民被淹谁之过

2019-02-27 18:38:26 来源: 桂林信息港

防洪墙留了几十米缺口未造 居民被淹谁之过?

当天上午10时许,来到位于三河口工业园的河丰桥下。桥北堍一家名为明星干燥的企业内仍是一片汪洋,对面的诚丰泡棉厂虽已无多少积水,但数名工作人员正在清扫办公楼内的淤泥,灾情可见一斑。据诚丰泡棉厂负责人施先生介绍,该厂面积约50亩,6月17日、27日2次暴雨均受淹。 次积水还好,集中在一个车间,也不深。6月27日,厂里大部分淹了,深的地方积水四五十厘米。 该厂生产的都是海绵,配套汽车座椅企业和家具企业,海绵进水后,产品会被这些企业拒收,损失较大。 两次淹水损失100多万元,好在有保险。 该厂多名员工说,水都是从建材堆场那边涌过来的。

在明星干燥厂内看到,整个生产车间都泡在水中,多台水泵分别从厂区向东侧道路和北塘河排水。该厂门卫称,6月27日积水深处齐胸,这几天已经退了不少,但即便如此,还是不能恢复生产。该厂负责人称,除了北塘河防洪墙缺了一段外,该厂附近一个闸门没有打开,也是造成厂内积水的原因之一。据她估计,这次受淹损失约600万元。除了企业外,河丰桥附近数十家村民家中也不同程度受淹。

沿河走了一圈,发现北塘河三河口段两岸大部分都有新修的防洪墙,为何堆场码头处没有修筑?首先来到郑陆水利站,该站吴站长称,去年,北塘河中小河流治理工程中,原本堆场码头也要修筑防洪墙,但堆场老板怎么也不让施工,水利站向镇领导汇报情况后,不了了之。郑陆镇分管副镇长也证实了这一说法。据该副镇长称,堆场在临河的堤岸上建了房子,要施工建设防洪墙,必须拆除占用圩堤的房子,堆场老板提出了过分要求,政府没有答应,他就不肯拆房子,防洪墙建设也就无从谈起。武进区水利局相关工作人员称,中小河流治理工程是省级工程,由区水利局负责实施,但征地、青苗补偿、地方矛盾化解都由镇政府负责,北塘河河丰桥下的建材堆场之所以没有建造防洪墙,原因就是镇政府没有协调好。 根据我们的图纸现场勘查,堆场有一幢房子在驳岸上,不拆我们根本无法施工。 工作人员如是说。

随后,来到桥东北堍的建材堆场,堆场承租户称,他们也是这次洪灾的受害者,部分家电受淹报废,堆场上的黄沙、石子被水冲得到处都是。进入堆场,一路上看到不少死鱼,在沿北塘河的一个港湾,看到,这里几十米的堤岸明显低于对面的防洪墙五六十厘米,也就是陆先生所称的防洪墙缺口,在紧靠桥下的一侧堤岸上的确有座房子。在堆场内,找到了老板的哥哥周先生。周先生否认了堆场不让施工的说法,他说,去年曾看到工程人员多次来现场查看,也听到他们说等工程全部做好再来这里收尾的说法,但之后一直没看到有人来修,他们也很纳闷。 国家工程还能不许修?防洪是好事,对我们也没影响。 周先生说,他的弟弟虽然是堆场老板,但平时不大管事,主要是他在这里看着。由于码头这段没有防洪墙,这次水淹进来30厘米深,堆场承租户被害惨了。 要不是我们用黄沙、石子赶紧挡住,后果还要不堪设想。 周先生还说,堆场隔壁的水泥制管场,临河一侧的防洪墙也是半拉子工程,后来制管场老板看没人来弄了,才自己派人修筑好。

截至发稿前,从郑陆镇政府得知,镇领导已责令堆场老板将未建的防洪墙全部建好。尽管如此,圩堤上冒出的房子是否违建,受淹企业和村民的损失由谁买单,缺了一段工程的河流治理工程又是怎样通过验收的?这些问题仍应引起各方的重视和反思。

鼻塞流鼻涕怕冷怎么办
莲花清瘟颗粒主要成分
连花清瘟颗粒的效果怎么样
本文标签: